首页 单位简介 教育科研 学术论坛 基地建设 合作交流 党建工作
山东省教育科研网【山东省青少年教育科学研究院】
党建工作
基层党建 |
党建工作
基层党建
栏目热点

庆祝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成立1..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五位一体’..
1. 庆祝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成立1..
2.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五位一体’..
3. 习近平在中国人民大学考察时强..
4. 以高度政治自觉推进全面从严治..
5. 中国共产党自我革命精神的品格..
6. 习近平:实现“双碳”目标,不..
站长推荐
1. 庆祝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成立1..
2.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五位一体’..
3. 以高度政治自觉推进全面从严治..
4. 习近平:实现“双碳”目标,不..
5. 习近平在中国人民大学考察时强..
6. 中国共产党自我革命精神的品格..
基层党建
当前位置: 首页 > 党建工作 > 详情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重要论述”研究述评
发布时间:2022-5-23  浏览次数:416
“十个明确”系列述评④:“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重要论述”研究述评
发表时间:2022-05-19来源:2022年第5期《党建》杂志


  【编者按】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对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丰富内涵用“十个明确”进行了概括。《党建》杂志近期邀请相关领域专家对党的十八大以来理论界围绕“十个明确”的研究状况进行梳理分析总结,对未来研究方向提出展望和建议。本文为系列述评文章的第四篇。


“十个明确”研究述评系列④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重要论述”研究述评

吴家庆 唐林峰


  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用“十个明确”对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核心内容作了进一步概括。其中,“第四个明确”强调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总体布局是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五位一体,战略布局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四个全面。“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以下简称“两个布局”)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重大谋划。党的十八大以来,理论界围绕这一主题开展深入研究,取得了较为丰硕的研究成果。


2012年11月15日,刚刚在中共十八届一中全会上当选的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同采访十八大的中外记者亲切见面。新华社记者 谢环驰 摄


  研究重点

  党的十八大以来,理论界对“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重要论述”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历史演进、哲学基础、科学内涵、重要意义、相互关系、实践要求等几个方面。

  1.关于“两个布局”历史演进的研究。“两个布局”的提出是一个伴随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而不断丰富和完善的过程,理论界对此进行了研究梳理,为开展相关研究奠定基础。

  “五位一体”总体布局是党在领导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实践过程中逐步形成、发展完善的。党的十二届六中全会提出“三位一体”(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将“三位一体”拓展为“四位一体”(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和社会建设),党的十七大明确“四位一体”总体布局,党的十八大提出“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基于此,理论界提出了“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历史演进的“三阶段论”“四阶段论”等观点。“三阶段论”以党的十二届六中全会、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党的十八大为节点进行了划分;“四阶段论”认为应将改革开放以来党一直强调的“两个文明建设”置于“三阶段”之前。

  理论界对“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提出过程进行了梳理。党的十八大提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全面深化改革”,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2014年1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江苏考察时提出“协调推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2015年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研讨班开班式上以“战略布局”定位“四个全面”,进一步完善了“四个全面”的理论形态。党的十九大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写入《党章》。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对“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作出新表述,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调整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

  2.关于“两个布局”哲学基础的研究。理论界普遍认为马克思主义哲学是“两个布局”的哲学依据,“两个布局”是中国共产党运用马克思主义哲学进行理论创新和实践创新的重大理论成果。

  一是强调“两个布局”充分体现了唯物论的哲学原理,体现了马克思主义实践观、群众观等。有学者指出,“五位一体”总体布局是唯物史观社会有机体理论在中国现阶段的具体体现,其发展脉络蕴含着实践观。还有学者谈到,“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坚持社会基本矛盾原理,深化了对我国社会主要矛盾问题的认识,坚持人民创造历史的基本原理,深化了对马克思主义群众观的认识等。二是强调“两个布局”以唯物辩证法为基本遵循,充分体现了唯物辩证法的哲学原理。研究认为,“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各方面内容相互联系、相辅相成,体现了事物普遍联系的原理;“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是唯物辩证法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中的应用,是全局性与重点性的统一、普遍性与特殊性的统一、两点论与重点论的统一。同时,理论界还指出“两个布局”的形成过程充分体现了唯物辩证法的发展观,充分体现了事物发展由低级到高级、由简单到复杂的过程。三是强调“两个布局”充分体现了系统论的哲学原理,是用系统思想、系统原理和系统方法去审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具有系统思维的典型特征,是对系统哲学的创新运用。

  3.关于“两个布局”科学内涵的研究。深入把握“两个布局”这一重大理论创新的科学内涵,对于全面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具有重大理论和实践意义。理论界从不同角度对此进行了深入研究。

  关于“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的科学内涵研究方面。理论界从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五个具体角度着眼,分别研究了“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的科学内涵,进一步明确了“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的目标要求,提出经济建设就是要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政治建设就是要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文化建设就是要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社会建设就是要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生态文明建设就是要建设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同时,理论界还将“五位一体”总体布局视为一个整体系统,着眼于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全局,从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党治国理政等层面就其内涵进行解读。有研究指出,“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在理论上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构成要素及其相互关系的认识,在实践上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实践路径的顶层设计。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于2013年11月9日至12日在北京举行。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新华社记者 兰红光 摄


  关于“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科学内涵研究方面。理论界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的具体要求和发展目标着眼,对其内涵分别展开研究。有文章指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要涵养经济社会发展各个领域,建设成果要惠及全体人民;全面深化改革要实现全方位、全覆盖,贯穿经济社会发展全过程;全面依法治国目标体系要全面、工作布局要全面、过程要全面、改革要全面;全面从严治党要贯穿管党治党全方位全过程。同时,理论界高度认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我们的战略目标,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是三大战略举措”的重要论述,将其作为具有内在理论和实践逻辑关系的统一体,从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全局角度,深化解读“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科学内涵,深入研究“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之间的关系,指出要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为战略目标,以“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三大战略举措为重要保障。

  4.关于“两个布局”重要意义的研究。理论界深刻认识“两个布局”的重大意义,从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等多个维度进行了研究。

  一是在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方面,理论界普遍认为“两个布局”是创造性运用马克思主义社会发展理论的典范,充分展示了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生命力,创造性地运用了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方法论与价值观。二是在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方面,理论界认为“两个布局”进一步深化了对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认识,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实践指南。有学者表示,“五位一体”总体布局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长期探索形成的经验结晶,是引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实践指南;“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开拓了实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路径,为实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供了保障。三是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方面,理论界强调“两个布局”对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具有重要理论与现实意义,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然路径。正如有学者指出,总体布局和战略布局是统合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各项要求的顶层战略设计。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于2014年10月20日至23日在北京举行。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新华社记者 鞠鹏 摄


  5.关于“两个布局”相互关系的研究。围绕“两个布局”之间的内在联系,理论界分别从同异角度和辩证关系角度展开研究。

  就“两个布局”的同异而言,研究认为两者都以实现民族复兴为目标愿景,以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为现实依据,都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根本立场,都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重要理论成果。同时,理论界认为两者的差异主要表现为“两个布局”在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具有不同的内涵、功能和生成路径。例如,“五位一体”总体布局重点在“一体”,“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核心是“全面”;“五位一体”总体布局是着眼于现代化建设各个领域的横向规划,是现代化建设需重点着力的方面,侧重于“解决做什么的问题”,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是党和国家从战略高度作出的总体判断和筹划,更侧重于现代化建设任务的纵向展开,旨在有针对性地“解决怎么做的问题”。

  就“两个布局”的辩证关系而言,理论界一致认为两者相辅相成、密切联系,统一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相互联系、环环相扣、相互贯通。“五位一体”总体布局涵盖了“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内容,是“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具体体现;“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是总体布局背景下的战略布局,贯穿于“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的全过程,为“五位一体”总体布局提供依托和支撑。

  6.关于“两个布局”实践要求的研究。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关键在于落实。围绕实践要求,理论界进行了充分研究。

  关于“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的实践要求,研究主要集中在以下方面:一是强调要把握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的基本要求。有研究指出,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建设要抓住经济发展这一根本、坚持以民主政治为保障、发挥文化引领作用、发挥社会合力功能、以创建良好生态环境为基础。二是对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的具体路径作出阐述,提出要以“一体”为重点、以正确理论为指导、以完善制度体系为保障、全面坚持党的领导、提升党员干部执政本领等。三是强调要抓住各个方面的核心内容深化改革,处理好经济体制改革、政治体制改革、文化体制改革、社会体制改革、生态文明体制改革的核心问题。

  关于“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实践要求,研究主要集中在以下方面:一是探讨了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重大原则。有研究从哲学高度提出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十个必须”。还有研究提出了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五个基本原则,即坚持党的领导,坚持从中国实际出发,坚持整体推进与重点突破相结合,坚持近期目标与长远目标相衔接,坚持改革与法治相协调。二是对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基本路径进行探讨,提出应坚持以满足人民根本利益为标准、以协调推进为总体要求、坚持科学思维方式等。三是指出要处理好重大关系,提出要把握好顶层设计与基层探索相契合、整体推进与重点突破相配套、目标导向与问题导向相统一等关系,并强调要处理好“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与“五位一体”总体布局、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等方面的关系。


2014年12月13日至1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江苏考察,提出“协调推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新华社记者 兰红光 摄


  研究特点

  理论界对“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重要论述”的相关研究,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特点。

  1.研究内容集中于“两个布局”基础理论问题。现有研究成果充分体现了研究内容丰富、主题广泛的特点。研究内容涉及了“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历史演进、科学内涵、重要意义、哲学意蕴、实践要求、相互关系等多个方面,是对基础理论问题的扎实研究。

  2.研究重心聚焦“两个布局”的形成及意义。“两个布局”的形成及其意义是理论界探讨的重点问题,是深化“两个布局”研究无法绕开的基本问题之一,理论界对此给予较高重视。围绕“两个布局”的形成,理论界主要探讨了“两个布局”的形成背景、形成过程、形成依据等。其中,形成过程是研究的重点。围绕“两个布局”的意义,理论界主要从马克思主义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等角度切入。同时,也有部分研究从其现实意义、理论意义、世界意义等维度展开。

  3.研究视角呈现多维度跨学科趋势。在“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的研究中,既有从管理学视角深入研究“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的评价指标体系,也有从哲学视角深入挖掘“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的哲学依据,还有从比较视野出发探讨“五位一体”总体布局与“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异同及其辩证关系等。对“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研究则同样涉及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等不同的理论研究视角。

  4.对“两个布局”的定位及其关系的研究不够。“两个布局”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中究竟具有怎样的地位?两者之间存在哪些共同点?又存在哪些差异?两者之间的关系究竟是什么?厘清这些问题,对于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但现有研究中,只有少数学者提出这些问题,开展了相关研究。

  5.对“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新表述的关注不够。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对“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第一个“全面”作出新表述,提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重大论述。这一新发展新内涵意义重大,指明了今后一个时期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战略目标和战略举措。现有研究中,尚缺乏围绕这一新表述展开的具有代表性的研究成果。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于2020年10月26日至29日在北京举行。全会对“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作出新表述,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调整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华社记者 刘彬 摄


  研究展望

  面对新的实践、新的形势,理论界要坚持不懈推进实践基础上的理论创新,进一步推动“两个布局”的学理化研究。

  1.进一步深化“两个布局”内在关系的研究。关于“两个布局”的内在关系一直是理论界研究的重点内容,现有研究也呈现不同观点,但仍未形成较为权威、统一的观点。尽管“两个布局”常以“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并列语式同时出现,但这并不意味着其关系就是简单的并列关系。新的历史条件下,理论界要进一步深化“两个布局”的同异及其关系研究,以进一步明确两者在推进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中的功能定位、相互联系,从而更好地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

  2.进一步深化“两个布局”贯彻落实的相关研究。“两个布局”不仅是理论问题,更是实践问题。“两个布局”的贯彻落实问题应是开展“两个布局”研究的最终归宿和重中之重,否则“两个布局”的研究就是不完整的,是无法发挥其现实价值的。新的历史条件下,理论界在继续加强“两个布局”相关基础理论研究的同时,也要结合新的历史条件,不断深化对贯彻落实“两个布局”的研究。要用科学的理论、方法,不断加大对贯彻落实“两个布局”的目标和任务、难点和问题、对策和方法等问题的研究力度。

  3.进一步深化“两个布局”相关话语体系建构的研究。当前,理论界多从国内视角展开研究,关于“两个布局”的国际化视野比较研究较为缺乏和滞后,这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两个布局”的国际影响力。新的历史条件下,要着力构建“两个布局”相关理论体系,打造“两个布局”的话语体系,不断提升“两个布局”的国内认同度与国际影响力。

  4.进一步深化“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新论述的内涵与影响研究。“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新论述是党的理论创新的重要内容,充分体现了马克思主义政党与时俱进的理论品质,蕴含着丰富、严密的理论逻辑、实践逻辑和历史逻辑。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如何从学理层面对其展开进一步研究,以解释好“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内涵的发展变化、内在逻辑的发展变化以及其深远影响等理论问题很有必要。

  5.进一步深化“两个布局”理论的发展创新研究。“两个布局”是不断完善、开放的理论系统。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的不断发展,“两个布局”的内涵将会发生怎样的演进发展和丰富拓展?其演进发展和丰富拓展将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全局产生哪些影响?“两个布局”每个要素间的内在逻辑关系又将发生怎样的变化?诸如此类涉及理论发展创新的研究主题需要理论界作出前瞻性研究。


  (作者单位:广西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十个明确”系列述评: 

  系列①:“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中国共产党领导重要论述”研究述评 

  系列②:“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总任务重要论述”研究述评 

  系列③:“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研究述评



上一条:以高度政治自觉推进全面从严治党
下一条:中国共产党自我革命精神的品格特征
友情链接: 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办公室  山东省青少年教育科学研究院  山东社科网  山东省现代文化旅游研究院 
Copyright © 山东省教育科研网
版权所有:山东省青少年教育科学研究院
电话:0531-82076188;E-mail:kexuejie@126.com;
鲁ICP备14028533号-1

微信公众平台